农业农村部:“三无”生猪就地就近隔离观察15天


研究发现,随着新冠病毒疫情的恶化,由经济增长放缓和收入不平等引发的深层次经济焦虑正在加剧。即使在许多高收入国家,也有相当比例的人口没有足够的资产在不工作的情况下在国家贫穷线以上生活超过3个月。例如,在遭受大流行重创的意大利和西班牙,估计分别有27%和40%的人口没有足够的储蓄来支撑超过3个月不工作的生活。

随着新冠肺炎境外输入病例的持续攀升,外防输入已成为目前疫情防控的重点之一。

报道称,3月25日,广西壮族自治区百色市百南乡纪委书记杨建锋组织全乡村监会开展“外防输入”工作检查,“全乡有83个村民小组、83个举报箱、17个边境疫情排查执勤点,请大家继续睁大眼睛,竖起耳朵,发现问题,立即报告。”一周前,13名外籍人员沿山脉攀爬非法越境进入百南乡,立即被边境管理部门依法遣返。

大流行也使多个方面的不平等更加突出。例如,妇女通常占卫生和社会工作者的大多数,这意味着她们更容易受到病毒感染。性别不平等可能因此加剧。此外,关闭学校也使数字鸿沟更加明显。当只有有限机会接入互联网的学生无法充分利用远程学习,数字鸿沟就可能会转化为教育鸿沟,并带来长期的发展影响。

在国际层面,大流行正在扰乱全球供应链和国际贸易。近100个国家在过去的一个月里关闭了国界,人员流动和旅游流动戛然而止。发达经济体对经济活动的长期限制的不利影响将很快通过贸易、投资和旅游渠道扩散到发展中国家。

据报道,上述谣言被很多社交媒体用户甚至门户网站传播,YouTube网站关于这则谣言的视频观看人数超过40万人次。Republic World的报道称,实际上,这并不是说疫情期间中国有2100万部手机消失,只是取消手机号的用户数量。这对于中国三大移动运营商的16亿注册用户而言,只是一小部分。专家分析说,手机用户减少,部分原因是打工者注销了在外地的手机号,因为疫情让他们没法外出工作。随着中国各地开始复工,手机用户又会再次增加。

印度总理莫迪为"封城"道歉:我别无选择 再忍耐一段

香港《南华早报》3月16日曾报道称,随着印度病例的增加,关于新冠病毒的“反华阴谋论”在印度盛行。印度的社交媒体用户(包括反对党领袖)散布假新闻和种族主义言论,如“中国产品带有新冠病毒”“中国实验室制造出新冠病毒”等。印度一些媒体甚至在标题中使用“中国病毒”一词。

3月29日出版的《中国纪检监察报》刊文介绍了广西百色市落实防止境外疫情输入的工作情况。

报道强调,当前,广西实现本地确诊病例、疑似病例“双清零”,但作为沿边沿海地区,还面临较大的区外境外疫情输入风险。【环球时报综合报道】“2100万手机用户真的在中国消失了吗?”印度新闻网站Republic World 3月30日发表了一篇辟谣报道,揭示了一条有关“中国隐藏新冠肺炎实际死亡人数”的谣言。该谣言质疑中国政府公布的死亡数字,认为中国三大移动运营商今年1月至2月流失用户的数量2100万“等同于死亡人数”。这只是近期在印度流传的有关中国新冠疫情的谣言之一。从中国疫情暴发到抗疫初步告捷,印度媒体一直全程紧盯,对中国的造谣、抹黑也从未缺位。而印度疫情形势严峻后,它们又希望学习中国,从中国进口物资。